追蹤
『牽手σ童話σ再見北極雪°』
關於部落格
ε其實♂你不懂我的心°
yOuR heArt mY hEArt
-yoU DIdN't wANt mE.
  • 3124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*人生會有很多的分別時刻

  
*人生會有很多的分別時刻
 
*生離死別是人生會遭遇的很多時刻。…-老人夢話-580
 
我第一次的死別在小學六年級,父親的喪禮。我跪在孝子席,跟每個來祭拜的親友答禮,讀祭文時,我突然把身子立起,我覺得以後就是我一個人了,要抬頭挺胸在人世奮鬥,但旁邊父親好友按下我的身子,要我屈膝跪好。在眾人的行禮如儀下,大雨傾盆的冬季,走在泥濘的山路,我們把父親送上泰山墓地。
 
我第一次的生離在國一時,兩個妹妹在我有一天下課時,正在木造違章建築的閣樓裡打理行李,原來她們兩個隔天要去香港的媽媽那住。所以,我第一次感覺心裂的糾痛,我最親的兩個妹妹就這樣跟我不在一起了。那年,我十三歲。
 
**
長大後的死別呢?最近那是在2008年老丈人的辭世。他老人家很寡言,對人非常好,念博班時,我常陪著他老人家上場打球,因為,當時有心臟病的他,醫生建議可以多走路運動,打球是最不無聊的走路。
 
年輕時,我一開球動輒近三百碼,球總在球道上,有時還覺得真無聊,球總是不會歪,就只能在球道上走著。我就陪在老丈人旁邊,慢慢走,也教他如何打,久久我才有下一桿的擊球。雖然跟他老人家相處時間久,可是,四個小時加上來回車程兩小時,我們往往講不到十分鐘的話,但我知道他不是討厭我,而是我們真的沒話題。
 
罹病時,九個月而已,他老人家就走了!但我總覺得他只是到哪裡旅行,很快就會回來。我從來沒有感覺他老人家走了,再也不回來了!
 
**
最近的生離呢?都是指導學生的畢業吧!他們就像兩年一到就會離開的候鳥或是過客,每年的六月就會離境。
 
一對一的指導,尤其有相依為命感覺的學生,每到畢業,那就會比較傷感。我的兩個麻豆學生都是性情中人,大神經貴婦在還剩半年時,也沒想到是否會順利畢業就開始倒數。那年七月真的到校拿畢業證書那一天,我跟她一起坐公車下山,在捷運上跟她說再見,我很怕她當場哭出來!結果並沒有,我有點失望。後來她有寫信說她的不捨,讓我稍稍平復。
 
高大歡的畢業,不是在台灣說再見,而是在英國。她和學姊在英國機場和我道別,我要先回台灣,她卻是要留在英國long stay,年輕真好。我拿了行李下車,她們隔著車窗和我揮手,感覺也不是太傷感。不過,後來高大歡有說她也有傷感啦!好吧!反正兩個畢業生至少都還有一點感情。所以,之後我生病時她們的探視,也是學生來得次數算多的。
 
**
醫院的探訪和道別,應該也算是一種生離死別吧?
 
2012/7/19一群畢業學生在我進手術房前一天,他們來醫院看我,大家好像同學會般聊天,大神經貴婦還帶了烏克麗麗來現場演奏,歡樂的氣氛瀰漫病房。隔天,我動了八小時手術,直接進了加護病房,這時可就是愁雲慘霧。老大又在詢問值班醫生後,了解我是癌症手術,心情更是沉重。
 
三天後轉到一般病房,術後狀況頻頻,漲氣、縫合部位裂縫、傷口感染等,我的情緒開始下滑。老大還打了電話要高大歡來講笑話給我聽,因為,她知道高大歡如同其名,就是歡樂的代表。
 
隔年我又進了醫院做膽管引流和擴張,這回我真正謝絕訪客,也不要有人探視。但陸生許浩和Q是我唯一接受探訪的外賓,因為,我不希望打擾大家寶貴時間。我把住院當成出去旅遊,自己有個單人房,然後還可以吹冷氣、趕稿。十天的兩次手術,我也經歷感染、傷口劇痛,不過,我還趕稿和接洽新書序言,編輯知道我正在住院,只能勸說我還是要多休息。
 
**
生離死別,我當成是緣分的結束。
 
活著的情緣結束,我們就揮手告別;在生的緣分斷絕,我們就從此陌路。
 
我從來不苛求多一分相處,因為,能夠相遇就相愛;我也不會後悔過去的消逝,因為,能夠怦然就要珍惜。
 
**
活著時,我們相遇、相識;過去時,我們就來生再續。
 
今天我又有一場死別,但如果有緣,或許下輩子還會相認,只希望相處的日子能比今生來得長。
 
直到昨天再看一次蝸居,我才知道我一輩子稱呼母親的”恩媽”,原來是上海話。
 
一路好走,來生再見。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