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『牽手σ童話σ再見北極雪°』
關於部落格
ε其實♂你不懂我的心°
yOuR heArt mY hEArt
-yoU DIdN't wANt mE.
  • 3144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*妳(你)遇見過死亡天使嗎?

 *()遇見過死亡天使嗎?
 
*我遇見過,死亡其實不可怕。
 
看到報紙上,陳長文大律師說他曾遭遇兩次死亡天使的拜訪。我也遇過,但也因為遇過,改變了我很多,不論是外表或內在。
 
死亡好像是一件很可怕的事,其實不然。當沒有遭遇過死亡天使拜訪自己的時候,對於死亡總是莫名的恐懼,害怕死亡、不敢面對,瞻仰亡者遺容,總是匆匆低頭,不敢正視。當親身經歷過死亡天使的拜訪後,你會知道死亡就是閉上眼睛,不再醒來而已。在對亡者行告別禮時,就會很鎮靜的凝神看著亡者跟生前已經有點差距的面孔,想著亡者和自己生命中曾有過記憶最深刻的擦身和互動。
 
當人活著的時候,可能會有很多的憂慮、擔心。多慮的我們,或許為了家庭而擔心、為了親人而憂心,我們常常擔心的都是我們擔心也沒有用的事情,我們也常常憂心一些不會發生的事情,事實上,有很多事都是擔心也沒有用,而更多會發生的事,則是也不會因為擔心就沒有發生。
 
 
而死亡呢?有時候可以解決很多的事情,因為,當不會醒來之後,很多事情就不需要再擔心、再憂慮、再輾轉反側、再徹夜無眠。有人說:一了百了,也真的是如此,當不再呼吸,我們的憂愁似乎也不會再困擾著還活著的我們。
 
病痛往往就是死亡天使拜訪的第一步,兩年多前7/20,我在沒有心理準備下,經歷一場八小時的大手術,術後狀況頻頻,45天的住院觀察,方才初步放行;半年多的調養,我重返工作崗位,卻經常發燒、疲累,不到一年我又入院手術,接續下來的七個月,進了12次手術房,我才脫離一根塑膠引流管,盤據我身側七個月,讓我睡覺只能平躺,三、四小時就一定會醒來的折磨。
 

死亡天使最接近我的時刻,應該就是兩年前手術後住進加護病房的那三天,後來當然胰臟和腸子的黏合不密、感染發燒、漲氣,那都是死亡天使流連的痕跡;一年之後,死亡天使又來了,我又進入手術房,經皮穿肝的膽道擴張術,直接就在身體右側打個洞,將塑膠引流管插入體內,術後第一晚在醫院病房裡,每次呼吸都在牽動傷口,都在測試身體神經細胞的是否存在?沒有人陪伴在側,我就在鍵盤上無意識的繼續工作,趕著即將發行的新書序文,期望藉由打字轉移對病痛的注意。
 
病痛讓我知道我的身體狀況的改變,也讓我改變了對人生、家庭、旅遊的看法。去年的現在,只要換完引流管一個星期,沒有大礙後,我就抓緊時間,帶著一根引流管小三出遊,八月底、十月初我去了兩次馬祖。
 
病痛也讓我珍惜與小孩相處的時間,晚飯後,我常會躺在床上,聆聽床邊雙胞胎練習長笛,一個吹完又換另一個時,我就會知道下一個哪裡節奏不對?音符吹錯?我會想辦法講些對仗的話或一些偶像劇的類似名句,來逗得兩個小女孩哈哈大笑。讓她們在我的節日卡片上,感謝:經常講些不太好笑的笑話,來讓她們大笑。
 
死亡天使也讓我對永遠的觀念改觀了!我知道去想未來,就很難開心。所以,我旅行時,會被罵說是只追求當下的開心,卻不管未來的傷心。死亡天使告訴了我,我只能追求當下的開心,至少我還開心過。未來我真的不知道會如何?甚至我有不定時炸彈在身上,死亡天使隨時會來找我,我的永遠可能是三十年或三天、三小時。
 
我在人世間,對於喜歡的人,少看一眼就是少了,以後要多也很難,所以,我總看著喜歡的對方,不論是夜晚或清晨,就怕死亡天使馬上造訪。睡前曾有人摸著我的臉,問說:怎麼了?對方知道我閉上的眼睛內心在想甚麼嗎?呵呵。我想著我不能把時光留下,但至少每個我可以跟她相處的時刻,我都是全心全意對待對方。
 
我有把握住我每一個可以跟喜歡的人相處的瞬間,但我知道沒有時間絕對的永遠,因為,永遠只是一個虛幻。當我可以握住她的雙手、當她願意依靠我的肩頭、當她抬頭說謝謝我,那就是我的永遠。
 
死亡天使一定有一天會造訪每一個人,只是時間遲早問題。我很開心死亡天使在兩年前就來找我,讓我知道了人生應該如何渡過?
 
希望大家愈晚遇見死亡天使愈好,天天健康、開心。。。
 
**
再遇死亡天使
【聯合報陳長文/法學教授、律師(台北市)】
2014.07.19 01:58 am
筆者於日前完成了心導管裝支架手術,術後復原良好。手術前,說不擔心只是安慰他人,雖然該手術發展成熟,但再小的風險機率一旦發生,對當事人就是百分之百。所以,筆者不免從生命意義的角度想了一回,浮現一些對人生的感想,在手術前寫下一封短信分享給同事,也藉此與讀者分享。
筆者是在體檢中檢查出心律不整的毛病,隨後透過斷層掃描發現動脈堵塞,極可能得做裝支架的手術。這讓我很意外,因為從我的生活、健康狀況、家族病史,都找不到心血管疾病的危險因子。
還記得醫生說:「人最擔心兩種身體狀況:癌症和心血管疾病。」也是國人前二大死亡原因。我倒從沒想到,我竟先後遇到了。
五年前,我在運動後有血尿症狀,透過超音波檢查,發現膀胱有個小的惡性腫瘤,還好發現得早,摘除後復原良好。
那時,我寫了一篇〈當我遇見了死亡天使〉,把癌症形容為死亡天使,描寫初遇所歷經的心情起落。沒想到五年後又意外遇到死亡天使:心血管疾病。
也許是五年前初遇時,曾由生到死、由死到生的想了一遍人生,這一次再遇,好像反而有點習慣,多了一些坦然和釋然。
但這次,我倒更認真想了一件事:如果這次死亡天使和五年前一樣,只是打個招呼就走了,那也只不過是暫時的離開。因為隨著年紀增加,死亡天使的拜訪將愈來愈頻繁,直到有一天,他不再訪後即走,而是正式邀我走向另一旅程。
也因此,我開始朝著死亡的必然性去思考人生。我該用什麼樣的心情與態度來面對,即使不是這一次,有一天也必將到來的「新旅程」?
我回溯了人生的歷程,一點一滴的盤點經歷過的事。
例如在做電腦斷層前幾天,我參加兩岸學生菁英營時,學生問我:「在商業掛帥的律師行業裡,要做個爭氣法律人,如何看待職業和志業的關係?」
我想了想回答:「答案在,爭氣的律師行業既是職業也是志業,就好比這既是生活也是生命。」我常想,我是一個萬分幸運的人,在所服務的律師事務所工作數十年,構成我的生活與生命,也成就了我的職業與志業。也因為有事務所同事的支持,我才能在包括紅十字會、海基會、兩岸的學校在內的公益團體當志工,有機會奉獻。
我心中總想著一句話「為善者成」(Doing Well by Doing Good),真正的工作意義,都是植基在善念之上。這樣的自我期待,讓我覺得生命充滿,相信人可以在生活中活出不同的生命,而在生命中自然的生活。所以,我想把「為善者成」這句話送給大家,猶如事務所同仁選了「關懷、服務、卓越」作為共同願景。筆者的一位合夥人說的好:「我們的文化就是堅持作對的事,不把收入當作最高原則,希望這種傳統要延續。」
這次檢查結果雖然是很大意外,但也給了自己另一種思考生命的挑戰。而親友們的祝福,也讓自己感到人生溫暖滿懷。
而對這位二度造訪的死亡天使,我試著用一種「朋友」的心情和他對話,體會他想告訴我的人生禪意。
不過,我當然還是有小小的留戀。我歡迎這位天使朋友以後可以另外找時間來拜訪,如果,他這一次並不打算邀我遠行的話。
祝福大家平安、快樂、健康!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